新聞動態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新聞動態 > ?正文

二手挖掘機從2018年工程機械展會看未來產業發展

編輯: 二手挖掘機  日期:2019-05-07

明日之聲,正在今天作響。

通過兩年一度的2018年上海bauma China展會,“工程機械觀察”對中國工程機械行業未來發展趨勢,進行了一些局部總結。

中國基建空間巨大,工程機械仍有可為

行業最新的一個風口,當屬高空作業設備。

連續3年近50%的復合增長,讓高空作業設備這個前些時候還看不清輪廓的戰場,如今已經彌漫硝煙。吉尼、JLG、鼎力、星邦、美通、運想等眾多老玩家之外,具備工程機械綜合型制造商背景的品牌——臨工、徐工、中聯、三一等企業,不僅強勢殺入,更迅速建立地位甚至開始控局——截止目前,臨工已經成為國內年銷量最高的高空作業設備制造商;中聯重科剛一亮相,就簽訂了6500萬的訂單。

市場地位和話語權在變,參與者尤其是業務單一的企業,未來發展面臨的問題不是“好”或者“壞”,而是“生”與“死”。

高空作業設備是新風口

挖掘機板塊的存在感依舊極強。整體而言,熬過了“淘汰期”、度過了“生死線”的中國品牌,已經開始在“市占率”上大秀肌肉。

面對中國企業兇猛的攻勢,一些國外品牌還是改變了自己,更務實地推出各種“中國化”的新產品。沒能跟上中國市場變化的守舊者,則難免失意,甚至中道崩殂。

更深入分析,中國挖掘機此輪向上,整體上得益于微挖、小挖的兇猛之勢。在此,國外企業亦步步跟進,不管是卡特、小松,或者沃爾沃,都加大了在此的鏖戰力度。不過坦誠地說,中國品牌單憑微挖乃至中小型產品建立的銷量優勢,本質上根本不算優勢;挖掘機真正的勝算和價值,至少現在看來仍在中型、大型設備上。

挖掘機上的突破,是個系統工程

裝載機板塊,正在觸發幾十年來最實質性的變化。

如果說恰逢60年大慶的柳工,將主場設在廣西實屬情理之中;但上海展會,廈工、龍工的缺席,就倍顯突兀。盡管中國裝載機行業最后的機會窗已經關上,但傳統參與者的洗牌整合,仍未完成;市場份額還在進一步被重新分配。

盡管不止一家外資品牌還是帶來了裝載機展品,但其中給人更多的感覺是意興闌珊。畢竟,在中國裝載機市場,以卡特彼勒為代表的國外品牌,吃過的虧比本土品牌吃過的鹽都多。與其費勁大力攻堅裝載機,倒不如“四兩撥千斤”地做好利潤更高、模式更熟練的挖掘機行業。

通用型礦山設備行業不僅回暖,而且成為巨頭未來之戰的重點。

卡特彼勒、小松、沃爾沃、利勃海爾、徐工、臨工等企業,不約而同地帶來了“礦山挖掘機+礦卡”的組合和解決方案。遠在廣西的柳工,亦還喊出了“礦山設備領域,是強者游戲”的聲音。

顯然,隨著中國力量的生長,通用型礦山設備領域,比如超大型挖掘機、剛性礦車甚至鉸接式礦車領域,國外巨頭“躺贏”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返。當徐工700噸挖掘機在展場轟鳴啟動之時,緊鄰徐工展位的利勃海爾展位上,德國人臉上持續浮現的凝重表情,預示了一場新秩序的到來。

礦山設備是實力型企業的地盤

中國專業化礦山設備行業,一個典型的“江湖”與“廟堂”。

以往在鑿巖臺車、高端鉆機上“一馬平川”的國外品牌,如今只剩下安百拓一家,仍在中國不斷深入,不斷推出新品;曾經的山特維克,略顯局促的展位上,幾乎尋不到礦山設備的蹤影。而不遠處,臨工、新筑、志高,甚至此前不見經傳的品牌——鑫通、堅兵,卻產品齊整,氣勢昂然。

專業化領域新玩家不斷

漸入佳境的中國工程機械制造商,在產業鏈尤其是核心配套領域的理解和操作,也再深一步——未來重大的技術創新,不太可能只依靠主機制造商獨立完成,而是需要數家頭部供應商的合作;而正是這樣的模式,必將最終顛覆中國工程機械產業穩定許久的配套格局。

出于此,上海展會上,臨工一舉與丹佛斯、德納、伊頓三家全球頂級配套企業簽署戰略合作協議。與此同時,全球最專注、發展歷史最長的非路用動力配套品牌——道依茨,擁有了利勃海爾這個頂級合作者的同時,在中國也舍棄了大柴,轉而積極尋求新的主機合作伙伴。

市場波動、調整和再度上揚,中國工程機械行業領先梯隊已經初步確立;強者們正在鋪開更恢弘的未來版圖。

作為代表,2017年年末徐工就提出“步入三甲”的規劃;2018年上半年,三一把年度收入目標定在480億元;上海展會期間,中聯重科董事長詹純新拋出了2022年進入全球前三的目標;在裝載機、挖掘機、路面設備和配套板塊的加持下,山推將2030年的收入目標調高至130億美元。

明日之聲,正在今天作響。

通過兩年一度的2018年上海bauma China展會,“工程機械觀察”對中國工程機械行業未來發展趨勢,進行了一些局部總結。

中國基建空間巨大,工程機械仍有可為

行業最新的一個風口,當屬高空作業設備。

連續3年近50%的復合增長,讓高空作業設備這個前些時候還看不清輪廓的戰場,如今已經彌漫硝煙。吉尼、JLG、鼎力、星邦、美通、運想等眾多老玩家之外,具備工程機械綜合型制造商背景的品牌——臨工、徐工、中聯、三一等企業,不僅強勢殺入,更迅速建立地位甚至開始控局——截止目前,臨工已經成為國內年銷量最高的高空作業設備制造商;中聯重科剛一亮相,就簽訂了6500萬的訂單。

市場地位和話語權在變,參與者尤其是業務單一的企業,未來發展面臨的問題不是“好”或者“壞”,而是“生”與“死”。

高空作業設備是新風口

挖掘機板塊的存在感依舊極強。整體而言,熬過了“淘汰期”、度過了“生死線”的中國品牌,已經開始在“市占率”上大秀肌肉。

面對中國企業兇猛的攻勢,一些國外品牌還是改變了自己,更務實地推出各種“中國化”的新產品。沒能跟上中國市場變化的守舊者,則難免失意,甚至中道崩殂。

更深入分析,中國挖掘機此輪向上,整體上得益于微挖、小挖的兇猛之勢。在此,國外企業亦步步跟進,不管是卡特、小松,或者沃爾沃,都加大了在此的鏖戰力度。不過坦誠地說,中國品牌單憑微挖乃至中小型產品建立的銷量優勢,本質上根本不算優勢;挖掘機真正的勝算和價值,至少現在看來仍在中型、大型設備上。

挖掘機上的突破,是個系統工程

裝載機板塊,正在觸發幾十年來最實質性的變化。

如果說恰逢60年大慶的柳工,將主場設在廣西實屬情理之中;但上海展會,廈工、龍工的缺席,就倍顯突兀。盡管中國裝載機行業最后的機會窗已經關上,但傳統參與者的洗牌整合,仍未完成;市場份額還在進一步被重新分配。

盡管不止一家外資品牌還是帶來了裝載機展品,但其中給人更多的感覺是意興闌珊。畢竟,在中國裝載機市場,以卡特彼勒為代表的國外品牌,吃過的虧比本土品牌吃過的鹽都多。與其費勁大力攻堅裝載機,倒不如“四兩撥千斤”地做好利潤更高、模式更熟練的挖掘機行業。

通用型礦山設備行業不僅回暖,而且成為巨頭未來之戰的重點。

卡特彼勒、小松、沃爾沃、利勃海爾、徐工、臨工等企業,不約而同地帶來了“礦山挖掘機+礦卡”的組合和解決方案。遠在廣西的柳工,亦還喊出了“礦山設備領域,是強者游戲”的聲音。

顯然,隨著中國力量的生長,通用型礦山設備領域,比如超大型挖掘機、剛性礦車甚至鉸接式礦車領域,國外巨頭“躺贏”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返。當徐工700噸挖掘機在展場轟鳴啟動之時,緊鄰徐工展位的利勃海爾展位上,德國人臉上持續浮現的凝重表情,預示了一場新秩序的到來。

礦山設備是實力型企業的地盤

中國專業化礦山設備行業,一個典型的“江湖”與“廟堂”。

以往在鑿巖臺車、高端鉆機上“一馬平川”的國外品牌,如今只剩下安百拓一家,仍在中國不斷深入,不斷推出新品;曾經的山特維克,略顯局促的展位上,幾乎尋不到礦山設備的蹤影。而不遠處,臨工、新筑、志高,甚至此前不見經傳的品牌——鑫通、堅兵,卻產品齊整,氣勢昂然。

專業化領域新玩家不斷

漸入佳境的中國工程機械制造商,在產業鏈尤其是核心配套領域的理解和操作,也再深一步——未來重大的技術創新,不太可能只依靠主機制造商獨立完成,而是需要數家頭部供應商的合作;而正是這樣的模式,必將最終顛覆中國工程機械產業穩定許久的配套格局。

出于此,上海展會上,臨工一舉與丹佛斯、德納、伊頓三家全球頂級配套企業簽署戰略合作協議。與此同時,全球最專注、發展歷史最長的非路用動力配套品牌——道依茨,擁有了利勃海爾這個頂級合作者的同時,在中國也舍棄了大柴,轉而積極尋求新的主機合作伙伴。

市場波動、調整和再度上揚,中國工程機械行業領先梯隊已經初步確立;強者們正在鋪開更恢弘的未來版圖。

作為代表,2017年年末徐工就提出“步入三甲”的規劃;2018年上半年,三一把年度收入目標定在480億元;上海展會期間,中聯重科董事長詹純新拋出了2022年進入全球前三的目標;在裝載機、挖掘機、路面設備和配套板塊的加持下,山推將2030年的收入目標調高至130億美元。

快捷導航
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开